邱先生:“带我的那个小组是两个女的,她们就说我们小组拿不到冠军,她们就要裸奔。在比赛的过程中,她们就说我不刷三十万,她们就有可能裸奔,还有剃光头,给我压力。”

  听说女指导员要裸奔剃光头,邱先生有些不忍,他又交了30万。

  邱先生:“如果我给自己报一个三十万的课程,我就一定拿到这个冠军,就能拿到二十多万的奖励,相当于我只花了几万块钱,就得到了一个价值三十万的课程,和二十多万的奖励,所以再这种情况下,我就刷了卡,刷了三十万。”

  没拿到冠军,30万也没了

  又是奖励又是课程的,邱先生说自己也有点迷糊,但现实是自己没有拿到冠军,而那30万自己一分都没拿回来,连培训合同都没有,邱先生觉得上当了,第二天就找到这家公司要求退钱, 遭到了拒绝。记者陪同邱先生一起找到了该公司。他说当初就是在这里上课的,不过现场没有找到负责人,倒是见到了一个之前和邱先生一起上课的,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工作人员。

  公司工作人员:“我们当初一起上课的,好久不见,好想你,(他交了三十万你知道吗?)对的,后来听说了,我就交了几千块学费,学习公众演说,突破一下自己。”

  记者没有找到负责人,他报了警

  这位工作人员看到邱先生后格外热情,还跟记者介绍,他也来自深圳,当初是花了3千多报名上课的,现在已经从学员变成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了,他还说公司的领导现在都不在,现场的都是学员。记者发现,这家公司的学员有年纪有20出头的年轻人,也有五十多岁的。

  该公司工作人员:“我们这里是没有底薪的,(那你怎么赚钱呢?),就是通过讲课,就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,就像我这样的,愿意改变的那种人,在我名下报名,我就可以拿到工资。(报一个名你能拿多少钱?),目前我还不知道,我还没开单呢。”

  记者走了一圈,并没有找到公司的负责人,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里,记者查到该公司的注册信息,经营范围有活动策划,会议服务,企业管理咨询,但是没有跟教育培训相关的内容。邱先生说,他已经向宁波潘火派出所报了警。

  宁波公安局鄞州分局潘火派出所民警陈佩杰:“这个案子关键就是资金流向问题,因为刷卡的POS机是在深圳的,我们已经把调查函发给深圳方面了,还没有回应,当时已经把一个工作人员叫过来核实情况了,当前案子的性质还不是很清楚,我们要做进一步的核实,才能做处理。”